【前言】

格主我長到這個歲數,自認人生也經過了一些小風小浪,對感情的態度雖未臻圓滑豁達,但是至少也稱的上是成熟懂事。不過,我也是經歷過『瓊瑤式愛情』階段的。

 

男主角坐在生病的女主角病床前,握著她的手說『答應我,妳不准再瘦了。』←這一句話名列女人們『最想聽到的一句話』排行榜冠軍。

下著大雨的夜,犯錯的男主角在女主角樓下,大雨淋得他滿身濕,頭髮低著水的男主角深情款款地彈著吉他唱著情歌乞求女主角的原諒;

男主角帶著女主角到已經荒廢的遊樂園,伴隨著午夜12點鐘的鐘聲響起,眼前的旋轉木馬 突然轉動了起來,搭配著的,是滿天燦爛的煙火

男主角在沙灘上追女主角好不容易追到了,男主角就握著女主角的肩膀很用力把她轉過來說.......『你這折磨人的小妖精!』

男主角帶女主角去看球賽,然後,毫無預警地,球場上大大的球賽計分版跳出大大的"Will you marry me?"字樣......

 

當然,還有更多其他一千種不同的畫面。這些場景橋段,幾乎是少女時期的格主我腦中『愛情的模樣』。不過時間一年一年地過去,長了年歲,增了智慧之後,我漸漸地接受了這些畫面只會存在小說電影中的事實。少女時的所有對愛情的粉紅泡泡,通通成了我跟Derek聊天時的笑料,『曾經你也這麼蠢』的笑料。這樣很好,有了現實的體認,少了不切實際的期待,戀愛談起來反而輕鬆愉快,然後,有一天當『它』真的出現時,那就真的是紮紮實實的『驚喜』了。

 

【show time】

在歷經千辛萬苦,又說謊、又躲躲藏藏、又受皮肉之苦這些折磨之後,原本天衣無縫的計畫竟然在事發當天的晚餐,由我們的男主角自己打翻了豆子。

 

話說我們吃完晚餐,D跟我解釋完他腳怎麼受傷之後,我當時順口問了他那天去學校加班的同事有哪一些人?結果大概是腳受傷讓他整個戰鬥力降低,他一個一個唸著當天有去加班的同事名字,唸著唸著,我竟然聽到了『因為死了朋友要馬上飛回美國因此深夜打電話來跟他借錢買機票』的同事名字。

 

← 這真的是我當下心裡的寫照,到這個時候,我心裡其實已經清楚有什麼事情在偷偷進行著,所以這個這麼明顯的ㄅ一ㄤ康,整個就是有讓所有努力都前功盡棄的氣勢,我當時在心裡替Derek捏了一把冷汗,我很怕他自己在發現自己說溜嘴時會想要把自己槍斃...結果,這小子自己自己捅了摟子自己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而貼心的我也沒有當場點破,所以我說女人還是要知道什麼時候該閉嘴阿!

 

吃完了晚餐,回到了家,我們依舊在電腦前過了一個標準的阿宅夜晚。弄到兩點左右我們準備著要就寢,一邊刷著牙的D一邊拉開我們的窗簾,唸著說我們的窗戶未免也太髒了之類的話,我看了一眼窗戶,的確是很髒,也許該找個時間擦一下,畢竟我們窗外可是有台北難得的綠景呢!上床時間到,我們照往常一樣蜷在床上做睡前的閒聊,因為訓練奔波了一天的我,聽著D很規律的心跳,很快就睡意惺忪,準備找周公下棋去了。覺得才剛入眠,我就感覺到身邊的D坐了起來。

"What's the matter?" 我問,D蠻常半夜起床的,有時是因為擾人的蚊子、有時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不知道今天怎麼了?

"I can't sleep.  I'll go read in the living room."

喔,夜貓子的他因為跟我住一起之後要跟著我『比較』規律的作息習慣,所以常有我已經倒頭大睡但是他還沒有睡意的情況發生,這種時候他就會自己去看看書,等有睡意了再來床上跟我會合。朦朧地應了聲好,我聽到他唏唏窣窣穿衣服跟拿書的聲音,D關上了房門去了客廳後我就又一頭倒進了夢鄉。

 

不知道多久之後,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前5秒我還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漸漸有意識之後我發現,ㄟ?那是我們家D的鈴聲阿!阿他不是在客廳看書?起身爬到我書桌前接起電話時我還是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之後我第一句話就是"Did you call me?"(連時態都用錯,可見我真的還在睡),然後我聽到話筒另一端D充滿笑意的聲音說要我看看我書桌上有什麼東西。這時候我心裡已經明白,喔~IT is coming! 低頭看了我們的書桌,我看到了這個:

P1010258.JPG

這是我今年送他的『生日禮券』之一,服務項目眾多在此不便細述,不過其中一個就是 "An unforgettable moment"的服務。說實話,我心裡其實還沒有譜這一張禮券當D要兌現時我該搞什麼花樣.....想不到他把它拿來用在這個occasion上...真是省了我一個麻煩阿!

 

看完禮券之後,D要我拉開窗簾,打開我前面的窗戶。一打開窗戶,我就看到背著吉他的他站在我們家樓下的對街,在手機裡我聽到他說了他有一首歌要送給我,說畢他把手機放在他身旁的摩托車上,然後他手就撥起琴弦來.....

 

"Hey pretty Phoebe........

..................................

..................................

..................................

Phoebe, will you marry me?

Phoebe, will you marry me?

Phoebe, will you marry me?

Phoebe, will you marry me? "

 

完全自編自寫自彈自唱,不過由於我未婚夫堅持這首歌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在我再三央求之後,他願意將以上的部分與大家分享。最後面那四句D簡直是以震破屋頂的氣勢吼出來的,當時我還一度擔心等一下會不會有鄰居開窗戶說"You shut the f*** up!",不過,還好這沒有發生。←整個擔心太多。

 

唱完歌,我尚還迷糊著的腦袋還在消化著D剛剛唱了什麼時,D這時再度拿起手機說"I have something else for you down here.  Do you wanna come down and check it out?"

 

喔喔喔喔~~~來了!來了!從山坡上輕輕的滾下來了這一刻終於要到了!

 

不顧我身上只穿著睡衣,抓了外套我就往樓下衝。下了樓,小跑步奔過深夜三點無人的北平東路,我到了Derek的面前。

 

飛過了一整個太平洋來到了台灣,這個來自美國印第安那州的大男孩Derek Joseph Nalley此時單腳在我面前跪了下來:

 

"Phoebe, you're the best thing that's ever happened to me.

I love you and I'm excited to start our life together.

Will you marry me?"

 

P1010226.JPG

三個多月以來把Derek操的日漸消瘦的兇手終於現了身。

 

 

 

"Oh my god!  There is a light in the box!

 

 

 

(碎嘴非:   這什麼時候?妳重點有沒有放對地方?)

 

 

 

 

過了三秒,我意識到D還跪在地 上,我這時才想到說正事要緊,

 

"Yes, I will.

 

當然說好阿!這個男人,飛過了一整片海來到我的身邊,與我一起走過了在台灣846個日子,支持我走過事業的最低潮,陪著我看過無數的風景,總是可以逗我笑,很努力地不讓我哭,為我帶來了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戀愛,並且下定決心遠離家園要在台灣跟我再走另外不知道幾十個846,這樣的一個男人,除了說好,我還能說什麼?

 

然後,他親手將戒指幫我戴上,然後,我們擁抱親吻。

 

所以,那些少女時對愛情的粉紅色泡泡真的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就像本部落格一直以來中心精神:

Miracles have a way of happening when you least expect them.

 

說這整件事是miracle大概會被人吐口水,但是,這卻是我人生至此為止,發生過最美好的一件事啊!

 

【後話】

求婚行動圓滿落幕之後,就是我倆徹夜的長談,D從一開始準備到今晚,他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要跟我說,有太多太多的謊需要跟我澄清(睡前唸窗戶髒,是為了要打開窗簾確認樓下待會有空位給他站;我躺在他懷中聽到的『規律心跳』根本是他的心跳如擂鼓)。然後,再來就是我『倆』著迷地看著我人生中的第一顆鑽,是的,我新科未婚夫對這顆石頭也是投入相當多的情感,到現在他都還會盯著它然後說"Wow~ nice ring!  Where did you get that?"

 

P1010264.JPG

好吧!看在鑽石的份上,我就答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吧!

 

【延伸閱讀一】是這樣被訂走之首部曲 -- He's been simmering.

【延伸閱讀二】是這樣被訂走之二部曲 -- It's OK to lie to your girlfri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yf 的頭像
phyf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