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公婆大老遠從美國飛來看我們,本來一家四口,現在一個屋簷下總共六顆頭,家裡每天總是熱鬧滾滾。

 

今早早餐時間,摟愣已經吃完他的主食,輪到水果上場。這幾天,天天看婆婆切水果的樣子,婆婆不管切麼水果,都是一手拿刀,一手拿水果,用食指跟大拇指推刀子劃過水果中心,完全不需要用到砧板。我看著看著,心裡想,這樣切水果還真方便,不弄髒砧板,可以少洗一樣東西。所以今天的水果時間,我也想要來如法炮製一下,右手拿刀,左手拿草莓,就這樣在自己的手掌心切了6顆草莓。

 

早餐吃完後我就發現我左手的掌心隱隱作痛著,仔細一看,要命,掌心智慧線的起端,有一道不見血但卻清晰可見的刀傷。

 

他馬的,我切到自己的手了。

 

切到那位置實在好惱人,今天一整天,手一碰水傷口就隱隱作痛,一直到幫孩子們洗完澡,我坐下來仔細地端詳了一下自己的掌心,1、2、3、4、5、6,不多不少,掌心上躺著長長短短、深深淺淺6道刀痕。

 

這情況好像有一句話來形容?嗯....................叫什麼來著的....................?

 

 

 

 

喔,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跟大家共勉之。

 

 

 

 

創作者介紹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