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50169.JPG

(抵達芝加哥時晴朗無雲的夜景)  

 

雲林→桃園→LA→Chicago→Indiana,旅行總公里數:13928.76。

 

為了讓摟愣平安順利地度過這一萬多公里的旅行,我兩三個月前就開始做功課,讀遍了所有找的到的帶嬰兒坐飛機的部落格文章,結果事實證明,即使以為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帶一個嬰兒旅行過半個地球還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任務阿!

 

本以為20個小時的飛行會是最大的挑戰,但除了在台灣飛LA的長程飛行中摟愣因為周遭環境太新鮮而持續拒絕入眠之外&在LA等轉機時他因為太累但是又不能好好地躺著睡覺而發了一點小脾氣之外,整個飛程其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恐怖。

 

真正的惡夢,其實在我們落地後才開始。

 

首先,一直到上飛機的當天,摟愣都還因為感冒支氣管炎持續吃藥中。長途飛行已經不簡單,加上生病,一整個旅程我們不知道得幫他擦多少鼻涕、聽他多少次幾乎要把肺咳出來的咳嗽。一落地後,摟愣開始了一個讓我跟他爸都手足無措的行為:

 

一向胃口超好的他,竟然開始拒絕進食。

 

固體食物他還會吃個兩三口,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喝不慣美國這的配方奶,每次只要泡奶給他喝,他吸不超過三下一定哭著把奶嘴吐掉,屢試不爽。糟糕的是,我們落地後頭一兩天因為還要去了北Illinois去找D的二哥,整家子都還在旅行的狀態中,寄住人家屋簷下想要煮個稀飯給摟愣吃實在是很不方便,種種原因加起來,摟愣落地後的頭三天幾乎只以吃嬰兒餅乾跟喝Pedialyte(一種嬰兒喝的電解質水)維生。(Pedialyte還不是用奶瓶喝,是要用滴管一滴一滴滴進去他嘴巴裡他才喝)

 

除了不吃東西,摟愣還開始了一不爽就號哭尖叫的習慣。那種用盡吃奶力氣的尖叫,是自從他出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行為。然後,他誰都不要,只要媽媽。只要是他醒的時候,我幾乎是要從頭到尾隨侍在側。他要入睡前,也一定要我抱著他才可以安穩入睡。初次見面的奶奶,眼睛中充滿了慈愛、想要抱孫子的想望,但是咱們蛋大爺可是一次面子都不給,只要我意圖想要把他遞給奶奶,他老大就會開始哭,真是好傷人家老人家的心阿!(還好D的媽媽是一個很明理的人...)

 

最後,還有一個好棘手的問題:時差。

 

我說我們落地後的前一個多星期,摟愣的作息幾乎是很規律地跟我們所期待的相反。白天一睡就可以睡很久,沒讓他睡到自然醒就叫醒他他會臭臉不開心。這在台灣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他一向是一個只要我們開房間的燈,30秒內他就會自己自動醒過來,然後給你一個大大微笑的模範寶寶。不過這個摟愣現在已經不復見,為了讓他醒的時候可以有美麗一點的心情,我們最後只好妥協,他想什麼時候睡、想睡多久,我們通通由他去,以至於到最後他的作息就變成了白天至少要睡個五六個小時,然後天天晚上給我三點半起床的模式。(媽媽:1624515040.jpg  )

 

時差可以慢慢調,但是帶過孩子的媽媽們就會知道,孩子不吃東西可是一個比什麼都嚴重的問題。

 

這其實是我自己開始帶小孩後才有的育嬰知識--在台灣如果北鼻感冒生病了帶去看醫生,醫生們開的藥大部分是對孩子的病情沒啥幫助的。發燒醫生會開pain reliever,流鼻水醫生會開讓鼻子比較不塞的藥,然後,絕大部分醫生會開的藥其實都是『促進食慾』的(或是幫助消化)。都西爹?因為台灣的醫生除了孩子已經病奄奄,他們很少會抽血或是做尿液檢驗,加上北鼻又不會說話,所以他們沒有辦法正確的判斷孩子們現在是被什麼樣的病毒攻擊,因此大多數的時候,他們都是開一些無關痛癢的藥,像抗生素這樣可以真正幫助孩子對抗病毒的藥其實是很少出現在藥單上的。不過說實話,北鼻其實只要一感冒,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的身體跟病毒們狠狠地打上一架,自己走過那個感冒週期後身體裡就會有抗體了。如果孩子們必須自己跟病毒們幹上一架,那吃好睡好絕對對他們快速地走過感冒週期有很大的幫助。這也是為什麼好一點的小兒科醫生會一直跟父母說吃什麼藥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要吃好睡好的原因。

 

所以,回到奶奶家一兩天後摟愣的進食問題還是沒有什麼改善,摟愣他爹就很快地做了一個決定--看醫生。

 

(旅行的里程數很長,文章也跟著長起來,咱們下回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yf 的頭像
phyf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