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第七次透過那個冰冰滑滑的金屬看了肚子裡的小滷蛋。

 

臉圓圓的,眼睛那邊深深的、圓圓的,醫生還說是雙眼皮(←果然是專業,我一點譜也看不出來)。

兩隻手、兩隻腳,手指頭跟腳指頭都可以算的出來。

醫生量了一下滷蛋大小,跟我們說發育的很好哪!幾乎算是要超重囉~(順便吩咐我不要吃太甜,我想當作沒聽到)

 

然後,滷蛋腳踢了一下。

 

平常時都是「感覺」他的活動,今天用『看』的,感覺超級奇妙的。

 

很多胎教的理論都說要跟肚子裡的小孩講話,但是,說實話.......我真的還無法突破『跟自己肚皮講話』那一關。我知道滷蛋在裡面,但是,要我跟自己的肚皮講話就像要我跟洋娃娃講話一樣難為情。是低~從小到大,我沒有跟洋娃娃玩過辦家家酒那種遊戲,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覺得那個行為好......蠢。(no offense)

 

我骨子裡從小就缺粉紅少女的血液阿!

 

所以,我想用行動代表言語。常常撫摸自己的肚皮,希望讓滷蛋感到媽媽還是在乎他的。雖然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真的有那樣的功效啦!

 

脊椎一樣疼著,坐著、站著、躺著都一樣;

天氣一冷就全身乾癢難耐,手臂上全都是被我抓破皮的疤痕;

免疫力似乎不是太好,嘴巴長皰疹這個老朋友現在已經變成常常來的朋友;

肚子大了,腰開始會酸了,坐著的時候都要找很久才找得到舒服的姿勢;

天天要跟自己想吃麵包、土司、餅乾、甜點的慾望大戰三百回合,最是苦~

 

Well,除此之外,Life is still good.(我是樂觀的孕婦)

 

昨晚睡覺前,房內一片寂靜,我突然欺身過去跟D講了一句話:

 

" Doesn't this moment feel like the peace before the storm?"

 

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True that, double true!

創作者介紹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