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主格務公告


★ 想寫的東西依舊太多,手上有的時間仍然太少。

★ 想發摟滷蛋&海帶最新消息請按這邊→→→The Egg, The Seaweed & More

★ 想看認真工作最美麗的女人請按這邊→→→ Exploring Through English


標題是我剛出爐還熱著的未婚夫幫我想的。(←用『未婚夫』介紹Derek還真彆扭,中文裡我們好像不互稱『未婚夫/妻』的喔!?)我覺得這標題也很貼切地highlight了D整個求婚的企畫過程。

 

這一切的謊言開始於一個九月的Friday night。

 

這晚,我們的室友B如往常一般地來到我們房間,如往常一般地跟D進行了兩個宅男間的例行對話,a.k.a.電動的討論,然後不知怎麼的我『似乎』(通常他們在討論電動時我的耳朵就會自動地變成聽不懂英文)聽到他們兩個開始討論明天要不要去爬山,爬什麼山、幾點出發...等等。等到他們二人完成討論、約定時間地點後,B離開我們的房間。這一整段對話結束後,D繼續埋頭回去他的電動大千世界裡,此時的我心中已經是一把火燒得炙熱。

 

『*的!你就這樣跟你麻吉約?我就坐在你旁邊你也不會再問問我們明天有沒有排程?』(我知道我們一個小時前才討論過明天有沒有排程,但是,再跟我確認一次是會死人喔!?)

『他*的!阿兩個人就這樣自己約好要去爬山,我從頭到尾就坐在旁邊,竟然沒有人開口問我一聲?』(我知道我前一天才說過我這週末不想爬山,但是總是禮貌性地問一聲吧!?)

 

我氣的是整個對話兩個人竟然就那樣把我晾在一旁,好像怕我跟一樣。喵的!就算你們開口問老娘也不想去好不好!?那是一種尊重,懂不懂阿!?我在心裡氣得發抖,覺得一點都不被重視,甚至還跟D說了I feel abandoned again.那樣已經幾百年沒有出現過的措辭。這件事的後續發展當然是D又解釋又道歉,然後我就又在他的一慣的哄哄抱抱伎倆中淪陷而原諒了他。 (碎嘴非:彎呸 真沒用!)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一天他們倆哥兒們根本沒有去爬山!B早就跟女友約好了,而D則是趁那天跟他的一個又貌美又有用的同事S約好了要去做ring shopping。

 

第一次的ring shopping進行的並不是太順利,身為一個沒有物欲的阿宅,D在購買戒指這一件事上其實沒有太多的研究。一開始他是打算買一個跟我一條項鍊有搭配的藍寶石戒指,預算也設定好在某一個價位內,不過,在走過了101大樓內的Hearts on Fire、Cartier、Georg Jensen、Tiffany等等等賣戒指的地方後他下了一個結論:

 

It has to be a diamond ring.

 

他說,看過那麼多的戒指,就是鑽石的才有那種She'll say YES.的"vibe"。最後他看上了Tiffany的一個款式,不過,他嫌人家的鑽石太小顆,看起來一點誠意都沒有,所以留了聯絡方式要人家調其他鑽石比較大顆的款式來給他看。

 

自此之後,D就開始了無止盡對我撒謊的生活。

 

Tiffany打電話給他問他有關戒指的事時好死不死我剛好在他身邊,他當下騙說是他同事打來問事情,不過事後他馬上把跟Tiffany聯絡的窗口給S,Tiffany先跟S聯絡,然後S再跟D說戒指的進展。

之後Tiffany調到他要的戒指後要他回店看一下,他用下班後的時間繞過去看,晚回家的他回來後騙我說他那晚去101的Page One找書看。

結果Tiffany的戒指裡,他覺得設計比較符合他想要樣子的戒指實在是太~~~~~貴了,正掙扎著要不要殺下去的時候,他因緣巧合地得知他的同事C是一個戒指專家,她不但有認識的廠商可以幫人量身訂做戒指,價錢也比Tiffany親切非常多。只不過,那將不會不是Tiffany的戒指。(阿宅D也知道每一個女孩就是想要拿到那一個綁著白色緞帶的blue box阿!)

這是一個在品質與名牌間抉擇的兩難,為了知道我對這件事的想法,他還大費周章地跟我玩了一個"Would you rather...or..."的遊戲。

 

(某天在魔法咖哩的晚餐桌上)

"Would you rather have a lot of ok food or a little really good food?"(後面那一個,我寧可吃一點點好吃的也不要一堆食之無味的食物)

"Would you rather have a perfect body and an OK face or a perfect face and an OK body?"(這一題我好像是答可以兩個平均一下嗎?)

"Would you rather have one LV bag or 10 off-brand bags that you like?"(這一題我好像也是答後面那一個...對名牌我好像還沒有一定要有一個的慾望)

"Would you rather be blind or paralyzed from the waist down?"(好殘忍的問題!我好像回答我都不要!)

"Would you rather have dumb kids or ugly kids?"(媽呀!這一題也太難了吧!?我記得我應該是回答我相信我們二人不會出產那樣的孩子才對...←整個就是鴕鳥心態)

 

這個遊戲進行了大概有三、四十題那麼久,從晚餐玩到那天兩人都上床睡覺了還躺在床上繼續玩,目的只是想要知道我對名牌(一個Tiffany的戒指)或是品質(設計品質都較好,但是不是Tiffany)的想法。為了不讓我疑神疑鬼的個性察覺出他已經在物色戒指,D說到後來他得一直想出一些完全風馬牛不相關的問題來轉移我的注意力。其實一開始時我的確是有懷疑了一下,但是因為他後來實在是問了太多我實在想不出跟求婚有任何關連的問題,所以這一個幌子也就這樣成功的把我給矇了過去。

 

好啦!經過混淆視聽40問遊戲之後,D決定要請他的同事C來幫他訂做他心目中理想的求婚戒。現在,男主角有了幫他做戒指的廠商、有了他喜歡的戒台設計、有了他要的鑽石磨切方式,下一個問題是:女主角是戴什麼尺寸的戒指?

 

這有趣了,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size的戒指!不能旁敲側擊地探查出我的尺寸、也不能拿皮尺來量我的指圍(←這未免也太明顯了吧!?)、天天盯著我的左手無名指看我想D也應該看不出個什麼端倪來,所以聰明的男主角想出了一個方式:

 

請女主角的妹妹去搞清女主角的戒指尺寸。

 

我阿妹也是腦筋動很快,在收到D的求助訊息後馬上從我們倆的化妝箱中翻出一只當年同事們送我的生日禮物戒指:

戒指

然後把戒指偷偷地交給D,boom! 戒指尺寸搞定。

 

聽起來是似乎一個很天衣無縫的計畫,不過粗心大意的D在大概一個月前不小心讓我看到他一直放在他包包裡的我的舊戒指,當時戒指只是一閃而過所以我沒有看清楚,只是覺得有一個娘兒們閃閃的東西出現在他的包包內,當下第一個念頭是:『ㄟ?那是給我的求婚戒指?』但是念頭一轉又想他應該沒有隨便到把求婚的戒指跟一堆五塊十塊的零錢混在一塊吧!?但是當時怎麼想都不知道為啥在他的包包內會有女生的戒指出現,所以我就開始旁敲側擊地問他,問了幾個問題之後他直接跟我說不要擔心,他很乖,我應該想的是他有多awesome而不是他有沒有在亂來。←當時他也慌了,沒有想到會被我抓包,所以根本沒有時間預演要怎麼解釋他包包裡有女生的戒指這件事,乾脆就是用這樣的說法來搪塞我,我這疑神疑鬼的個性,想當然爾就直接把這事件歸到『這件事有鬼』的那一類別去了。

用我的舊戒指找我的戒指尺寸還有一個問題。當年這一個同事送的戒指也是瞞著我偷偷買的,這戒指我戴起來其實有一點太大,導致後來訂做的求婚戒也是大了一個號,所以實際上來說,雖然我已經被訂走超過一個星期的時間了,但是那訂婚戒在我手上的時間還沒有超過48個小時,戒指現在正在廠商那邊resize中。←D阿Q地自我安慰地說幸好是太大不是太小,因為太大至少在那個『磨門特』還是可以把戒指套上完成那個儀式,如果是太小,整個套不上才是真正的歪歪歪~(請自己配音)。

 

到這裡,訂做戒指的所需似乎已萬事俱全,付了定金、付了尾款之後的男主角以為一切都已經搞定了,想不到就在拿到戒指的前一天晚上近凌晨12點時他接到了一通電話。

 

當天晚上我們如同往常地各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盯著各自的電腦螢幕時,D的手機響了。他一接起電話,我就聽到一個女生的聲音,我本性中狐狸的天性才要都還沒來得及出現,D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他的椅子上站了起來,往門外走去,出房門後還不忘把房間門給帶上。大家評評理,如果這時我還不疑神疑鬼我還算是個人嗎?大概20分鐘後D講完電話,回到了房間。

 

"That's an odd phone call." (D自己先發制人)

"What's up?" (我看你怎麼跟我解釋)

"C***'s friend died and she called to borrow some money from me for her plane ticket back to the U.S." (說他同事朋友死了,所以來跟他借錢買回美國的機票)

 

後來他跟我解釋因為事發突然,所以他同事C臨時聯絡不到所有他在美國的家人,加上她隔天就要上飛機了,所以才會深夜打電話來要跟他借錢。我當然是一肚子疑問,第一:我不知道他跟那個同事交情有好到可以一口氣借她兩萬塊的現金(他說他們交情很好阿!只是我不知道);第二:大家都有工作的大人了,怎麼可能會湊不到一張到美國機票的錢?(D說其實他同事薪水並沒有很高加上我想到前幾年錢賺很少的自己,恩~的確是有可能戶頭裡沒有那些閒錢的啦!)雖然還是覺得怪,我還是採信了D的故事。

 

這整個故事當然也是一個謊,然後D後來也不小心自己露了餡,因為這他懊惱到差一點咬舌,不過細節我會在我被訂走了之完結篇中交代。

 

真正的故事是其實這樣的:電話是同事C打的沒錯,但是人家才沒有朋友在美國死掉啦!同事會深夜打電話給D是因為隔天戒指要交貨了,但是D給的尾款不足(太多錢所以少放了幾張進去?),所以同事C才會打電話來確認。D事後跟我說,在講完正事後他還跟同事C討論了一下該怎麼跟我解釋這一通電話,因為那是第一次他在那麼晚接到電話,所以一定要想一個很能說服我的理由才可以......想了很久之後,他想出了這一個理由。這理由是暫時把我給說服過去了啦!不過,有必要說人家的朋友死掉嗎???希望同事C原諒我們家D的口無遮攔,他只是一個拼了命、殺紅了眼想要把我娶回家的男人而已阿!(碎嘴非:1624514976.jpg 妳去死!)

 

 

上個星期五,11月20號的下午一點左右,D終於拿到了他等了幾個星期的求婚鑽戒。

 

隔天星期六我在桃園有一個訓練,所以一早就離開台北到桃園去。工作結束之後我打了個電話給D問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他很爽快地應允,所以我們約了六點半在我們的老相好魔法咖哩見面。吃飽喝足之後,我說要不是因為我現在穿高跟鞋,不然我們可以去散一下步消化一下。結果,很不尋常地,D竟然接口說,沒關係,他現在也不大想走路。什麼意思?直覺地我眼光就往桌下飄過去,結果我發現他整個右腳的大拇指被層層的繃帶包了起來。

"What happened?" 腳傷成這樣竟然一整頓飯一句話都沒有說?有沒有這麼無所謂?

後來他解釋說是因為他知道我怕血,所以如果吃飯前跟他講他腳指頭發生了什麼事,我鐵定吃不下飯。事實證明,他飯前沒有跟我講真是明智的決定,因為一聽到他怎麼受傷的過程我是真的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他說他那天去工作前在上手扶梯時腳上的拖鞋被夾到手扶梯裡,這時他的腳被卡在手扶梯裡動彈不得,但是手扶梯仍是漸漸地上升著,就這樣,他右腳的大拇指底部被手扶梯扯掉一層皮,然後他到了學校後同事幫他做了簡單的包紮後,他就進教室上課去了。

有沒有搞錯?腳傷成那樣你還去上班?還拖著傷腳站兩個小時?真的很逞強耶!要我老就請病假到醫院去了!

 

當然,這個腳受傷的原因也是一個謊。

 

的確是手扶梯惹的禍沒有錯,但是整個受傷過程的setting其實是他一個高頭大馬的外國人,操著他超級不輪轉、表達能力相當有限的中文,在中山捷運站附近的新光三越裡,每一層樓一層樓地去問所有的首飾店家可不可以賣他一個戒指的盒子。

 

求婚戒附送的盒子太醜了,他想要買一個稱頭一點的。

red ring box.jpg

就是它,D說這戒盒一點氣勢都沒有,白色的裡布更是襯托不出鑽石的閃耀...

 

想想看,百貨公司耶!你到人家首飾店去,不買人家的首飾只要人家的盒子,人家怎麼可能賣你?最後他都決定要買人家店裡最便宜的一對近兩千塊的耳環了,但是卻發現兩千塊耳環附的盒子也是相當地不OK。一邊著急著跟我約的晚餐時間就快到了,一邊在人家百貨公司裡跑上跑下的他,一不小心,腳就被手扶梯捲了進去。腳被捲進去後,頓時間血流成河,整個綠色的拖鞋被染成血紅色,他心裡想著,不能給我發現他現在人在百貨公司裡阿!一定要準時赴約才不會讓我起疑心。所以當下他決定要到附近的屈臣氏拿幾張面紙先止血先。在排隊結帳的時候,排在他後面的一位好心小姐發現前面這個外國人腳上正股股地湧著鮮血,所以主動問他說可以讓她幫他嗎?這白癡當下想的竟然還是如果他們決定送他到醫院,那事情就一定ㄅ一ㄚ康,所以他試著用很破的中文跟人家說可以幫他,但是要快一點,因為他沒有**(因為不會講『時間』,所以用手比手腕戴手錶的地方這個動作來代表時間)。就這樣,他在屈臣氏被人家簡單地包紮過後就馬上來赴跟我的晚餐約。

 

一個簡單的戒指盒,背後有這麼血腥的故事。

 

後來他當然沒有在新光三越買到盒子,因此他打了電話給阿妹,因為阿妹當時人在雲林,所以請了超靈巧小幫手恩芯到後火車站去幫他張羅了一個戒指盒。當天晚上,偷偷摸摸地,他們二人暗渡陳倉地將戒指盒與求婚戒就定了位。

 

這一整個求婚的前置作業,就是在這一個又一個精心規劃中的謊言裡就定位。D事後跟我說,過去的這三個多月,他都要一直維持高度的警戒心。每當有任何跟求婚行動有關的電話或是簡訊來往,他都要小心翼翼地將所有通話紀錄跟簡訊馬上刪除。要撒一個謊,就要去想下來我會有什麼反應,要根據我可能有的反應再去想應付我的方式。甚至我身邊所有的人也都要打理好,不能讓我從任何人口中察覺到任何蛛絲馬跡。事成之後D跟我說,他真是不懂一些劈腿的人日子是怎麼過的,那種constantly lying的日子怎麼能過的下去?對他而言,那種壓力太大了,時時要想著不能ㄅ一ㄎ康,害他過去這幾個月都睡不好。當不需要再跟我說謊之後,當天晚上,他說他睡了這幾個月來最紮實的一個覺。真的是很可憐捏他!不過這樣卻把我搞的好像蛇魔女(就是她→蛇魔女.jpeg)一樣,我.......哪有那麼難搞定啦!!!(碎嘴非:彎呸 你要不是那麼多疑,Derek有必要那麼辛苦藏東藏西的嗎?)

 

 

好啦!現在戒指有了、盒子也有了,下一步,應該就是show time了吧!?

 

 

《未完待續》

 

p.s. 1:那隻血流成河的大拇指我請D自己照了張相,到現在我還是不忍細看。照片我放在這裡,喜歡血腥畫面的讀者可以自己點進去欣賞一下。

p.s. 2:我終於寫完第二集了........喜歡故事的朋友們請給我鼓勵一下,這樣我才有動力快快寫完結篇阿!(慢慢地爬走.....)

 

【延伸閱讀一】是這樣被訂走之首部曲 -- He's been simmering.

【延伸閱讀二】是這樣被訂走之最終回 -- This is IT!

創作者介紹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tephanie
  • 哈哈!! 終於看到這篇了!!!謝謝你的 "又貌美又有用", that's the best compliment I've heard in a long time. 那個禮拜六我家老爺可是在家發高燒 (後來小發一頓脾氣,看完ring之後火速趕到國泰醫院才解決) 知道你家阿D好不容易找了個藉口溜出來, 當然要幫忙啊! 好期待完結篇喔!!!!!!(搓手放大眼)
  • 我覺得『又貌美又有用』還不夠呢! *__^

    我真的覺得你幫了D一個大大大忙耶!
    他那麼宅,對這種bling bling的東西一點研究都沒有,
    要不是處女航有妳,
    我真不敢想像我會今天戴在我手上的會是什麼東西...(搞不好會糟到我不想戴上...)

    完結篇我要動工了!(因為戒指拿回來了,FU也來了,哈!)
    請期待!

    BTW,謝謝你對『戒指過大』這件事的看法,
    我也是那麼想,哈!

    phyf 於 2009/12/09 00:02 回覆

  • B
  • 難怪! 那天吃完火雞大餐 看他在看自己的腳 原來是這樣受傷的D 太可憐了吧! 把自己搞得那麼忙
    你在放空了!! 完結篇~~~~~~~~~~~~~ 加油~~
  • 對阿!妳最好把整個過程翻譯給B聽,
    這樣他可以有一個借鏡,哈!

    phyf 於 2009/12/09 00:03 回覆

  • Ava
  • 看到妳的留言後,我火速的把孩子們騙去睡
    然後再溜來看妳得文章,
    這樣有沒有讓妳因感動而增加動力和速度呀
  • 有有有!
    我現在正努力動工第三集中,
    希望週末前可以生出來阿!

    phyf 於 2009/12/09 00:04 回覆

  • princessR
  • 最近忙搬家, 好久沒來你家逛
    沒想到搬完家來看, 就看到你的好消息了
    真的好替你開心
    期待完結篇哦
  • 好!(握拳)

    phyf 於 2009/12/09 00:04 回覆

  • puffy
  • 恩 歡迎加入人妻的行列!
    不過 依我的經驗 (畢竟也是過來人)
    鑽戒真的不要太大顆 作家事很不方便
    所以 我整個人做家事超靈活的...
    還是你以後要請菲傭? 那就當我沒說
    用阿良的思維來個照樣照句
    Would you rather have a big shinny diamond ring but no cash left, or an OK ring with lots money in your account?
    What a dilemma!
    你也知道的 阿良這個人很實際...好適合我!
    Work on the rest, hurry!
  • 所以妳有戴很大鑽戒做過家事的經驗? 怎麼個不方便法?
    先跟我說一下, 因為我們家D已經說了從此我要戒不離身這種話了....
    想必妳當初經歷過的不便我鐵定要經歷的,
    先講來給我preview一下...

    我們家那隻是獅子,
    所以覺得體面很重要吧!?(其實是怕不夠大顆我會say NO,哈!)

    I'm working on the rest. Keep your eyes on my blog!

    phyf 於 2009/12/09 00:08 回覆

  • Stephanie
  • 哈哈哈哈!!!每次來你的blog都會有心情變好+開心的感覺!! 李阿D真的很幸運有你ㄟ! 對呀, 那麼美的東西加上是你家阿D給你一輩子的承諾, 當然要每天不離身啊!! 我們一起來當個戒不離身的人妻吧! 哇哈哈哈!!不過天天戴很容易髒就是了, 要定期保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