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比碎念】要寫之前莫名其妙地來了股壓力,然後很自然地變成到其他人家裡東晃西晃了好一下子,怎麼?當自己是有截稿壓力的作家了呀!?跟人家有名氣的作家耍啥小脾氣阿妳!?

=================================================================

飛機一落地,一見到Derek的媽媽,我們就被告知整個Louisville(在肯德基州,是靠近D家最近的大城市)及D他們家所在的Jeffersonville都是一座黑城。

從高速公路看過去,一整個城市,除了公路上的路燈外,全部是一片黑海。

這整個大停電,要謝謝Hurricane Ike。除了重創德州,它的尾巴掃過肯德基跟印第安那,也是搞的大家人仰馬翻。

這個Ike有多牛【註一】?

 
從它只有『餘威』的力道就能造成這樣的景象便能看出。

身為一個習慣被文明帶來的便利所浸淫的現代人而言,我已經忘記沒有電是什麼感覺。

上一次我住的大樓電路表重整停電了兩個小時,我只呆在沒有電的房間裡40分鐘就想要到樓下的管理員那邊抱怨,但是這一次Jeffersonville停電停了八天

誰能想像沒有電的生活?

冰箱?  沒有。
所以所有需要低溫存放的食物通通不能有,頂多可以買幾瓶牛奶放在放滿冰塊的保溫箱內。

電視?  沒有。
所以要知道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什麼時候恢復供電就只能透過聽『拉六』【台】。

電腦?  沒有。
所以什麼上網看部落格、準備了幾百張的照片要跟老人家分享在台灣生活的事情通通沒辦法做。

電燈?  沒有。
所以D媽媽沒有辦法在黑暗中切菜、準備食材,所以就算有瓦斯爐我們還是天天吃烤肉。

吃烤肉?聽起來很棒阿!......親愛的...不要忘記我們沒有燈阿!在黑暗中烤出來的8公分厚切牛排,硬的我幾乎咬掉我僅存的一排的臼齒。

只有油燈、燭火、手電筒的漫漫長夜能幹嘛?

以前的鄉下人是拿來增產報國,我們一對應該過了那個年紀了,阿另一對謹守著古禮不敢逾矩(碎嘴非:你敢說我不敢聽!),所以我們只好在艱難中另找樂子:

→這不是UFO。


把小型的手電筒用橡皮筋綁在風扇上,就成了克難式的電燈。

有了燈就可以玩了。


是中國的國粹阿!讓兩位老人家很辛苦地認萬子、東南西北風跟紅中青發...一開始還真是不忍心。

這樣子沒有電的生活,我們過了八天。

說我們其實不公允,因為我們兩個年輕人待了兩天就忍不住跑去Illinois去找Derek二哥逃難去,一直呆到復電的前一晚才回家,所以應該說,這樣沒有電的日子,他們兩位老人家過了八天。

在跟Vicky(D的媽媽啦!)聊天時我說:『唉壓!這樣沒有電還真是不方便哪!』

『是阿!但是情況比我們嚴重、比我們需要協助的人一定更多,所以現在我們就只能耐心等待囉!』


一時間我無言了。

這樣的狀況如果發生在台灣,這樣的話我會從多少台灣人的口中聽到?

『我們已經3天沒有電,冰箱裡的東西都已經爛光光,根本沒有辦法開門做生意,這樣日子要怎麼過下去阿!?』

『為什麼是信義區先恢復供電?怎麼?比較多有錢人住那裡就先照顧那邊的人阿!小老百姓就不是人阿!』

『阿政府是在幹什麼?拿我們人民納稅的錢來養一群沒有用的廢物!通通下台啦!』

不知怎的,我腦中出現的,通通是類似這樣的批評。

但是在那段停電的日子中,我聽到他們家人講的話題不外乎是那邊那邊的災情似乎很嚴重、有說電力公司什麼時候來復電嗎、如果今晚還是沒電我們該吃什麼好。

沒有抱怨、沒有謾罵、沒有忿忿不平。

一切好像就是天災的無可奈何,政府已經在盡力了,我們已經很幸運了,我們應該讓最需要的人得到幫助。

這樣地不自私、這樣地為整個大體設想的體貼,到底是這一家人還是這一個文化?

我沒有答案。


八天後,電力公司的工程人員終於來了,當天下午兩點我們終於又有了電。

經過這一遭,我見識到另一種面臨艱難情況時的氣度,然後我知道,真的不需要去爭阿!鬥阿!的。氣呼呼是在度難關,釋然放寬心地,不也是度過了?

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註一】我少數有學起來的大陸用語,『厲害』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yf 的頭像
phyf

菲比不尋常

phy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